“治老赖”北京上了哪些新手段?

信息来源:千龙网 发布日期:2018-07-06

  查人、找物,曾像两只“拦路虎”竖在法院系统推进执行工作的路上。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专题部署全面依法治国,明确提出要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

  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时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向执行难全面宣战。

  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首善之区的北京在行动。

  2016年,北京市“两办”联合下发支持法院解决执行难的文件,同时,北京市委市政府与49家联动单位联合召开北京市推进解决执行难工作部署会,在协助法院查人找物、实施信用惩戒等方面积极联动,形成了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大格局。

  近两年来,北京市政协对每年法院工作报告中的执行工作部分予以重点关注,从健全执行联动工作机制、推动“骨头案件”执行等方面提出多件提案。

  今年是全国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这也已成为北京全市法院的“一把手”工程。北京市高法提出“依靠党的领导和全社会的支持,在执行规范化上下功夫,在执行信息化上想办法,在执行改革上做文章”,制定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工作纲要,提出8大类、40项具体措施,用信息化、智慧化的手段向“老赖”宣战。

  智慧化解决“查人找物难” 

  数据显示,2016、2017年,北京全市法院新收执行案件345895件,办结345336件,执行到位金额1437.9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1.3 %、50.94%和56.82%;2018年1月~4月,新收执行案件80392件,办结38,368件,同比分别增长17.1%和4.6%。

  阶段性成效的背后是高速信息化和网络化建设。

  “以前发现被执行人的存款,法官要亲自去银行冻结划扣,效率比较低。现在法官在办公室轻点鼠标,就可以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杨越介绍说,执行人员足不出户,即可依法查询被执行人财产和相关信息。

  目前,在京的86家银行实现了存款网络查控的全覆盖,25家银行可直接冻结存款,19家银行可实现存款网络扣划。同时,北京法院还与10家银行实现了理财产品的查询或冻结。

  法院与工商、税务、车管所等9个市级部门的“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也建立起来。并且,对接最高法院的“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后,基本实现对存款、车辆、房产、证券、网络资金等主要财产形式 “一网打尽”。

  2017年,北京市法院查询各类财产信息711.7万条,平均每个案件39条,58.6%的执行案件通过查控系统查到了财产。

   信用惩戒持续“加码” 

  找到财产后如何变现,也曾是难题。杨越说,一些被执行人的财产一时之间难以变现,导致无法对申请执行人进行及时赔偿。

  当下,方兴未艾的“互联网+”为破解财产变现难题提供了另一种思路。

  “司法网拍两年来取得了不小的突破。”杨越介绍,2017年,全市法院拍卖处置房产、土地等各类标的物2297件,成交1298件,成交额131.68亿元。

  2018年第一批京牌小客车司法网拍近日刚刚结束。当前,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基本实现常态化。2017年,所有车辆均以最高限价成交,成交金额共计1882.58万元。

  4月起,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老赖”,被限制参与京牌小客车指标摇号配置。

  针对“老赖”的联合信用惩戒也在执行战役中进一步“加码”。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市法院共计拘留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裁定的“老赖”888人次,限制出境1269人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60,203人次。

  信息化时代,失信被执行人的“曝光率”也呈几何扩散。

  北京市经信委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向全市各委办局推送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微博、微信及“今日头条”手机客户端不仅发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并且在失信被执行人户籍所在地、经常居住地等区域内进行精准弹窗推送。目前,已发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400例,阅读量超过1600余万人次,促使部分“老赖”主动履行义务。支付宝的芝麻信用平台也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失信标注、降低信用分数,以此督促其尽快履行义务。

  据悉,朝阳法院还开启了一项试点,利用360手机卫士,对近200名失信被执行人的电话号码进行失信标注。

  信息技术为执行监督装上“千里眼” 

  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实现了执行办案的智能化、管理的可视化,为执行监督装上了“千里眼”和“显微镜”。

  杨越说,针对执行案款,北京法院系统研发了“一案一账号”管理系统,运用信息化手段进一步加强对执行案款的监管,该系统自2016年4月1日上线以来,共收取执行案款638.2亿元,发放582.1亿元,基本做到了款案对应、发放及时,有效防范了渎职侵权风险。

  并且,北京法院建立起团队化办案系统、案件信息补录系统、未实结案件甄别系统和节点管理系统,完成案款归集管理系统、执行分析系统的升级。案件执行如同在“显微镜”下工作,执行过程更加规范和有序。

  据悉,北京市高法2017年修订完成1210条、34万余字的《北京市法院执行案件办理规范》,“做到执行工作各个环节都有章可循。”

  “联系不到执行法官、不了解执行进展一直是执行工作中当事人反映强烈的问题。”房山法院执行局局长白月涛说,执行立案后,系统自动向当事人推送立案信息、承办法官联系方式、执行通知等,第一时间告知申请人立案情况,并督促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义务;案件执行过程中,自动向当事人推送如冻结、扣划、查封、案款到账等关键节点信息,使当事人及时掌握案件执行进展,便于与法官及时有效沟通,为当事人提供一双“千里眼”,加强对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等的外部监督。

  如今,执行工作的模式实现重大转变,执行工作质效有了很大提升,执行工作外部环境有了明显改善。但执行案件的难点依然有待进一步攻克。

  “当下约有30%的案件因多种客观原因无法执行,即‘执行不能’。”杨越介绍,“执行不能”的案件将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然后纳入统一的终本案件数据库中,当后续发现被执行人有财产可执行时,将再次启动执行程序。

  近两年,京津冀协同发展、首都疏解整治促提升以及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都是北京发展的大主题,涉及的相关案件也变得更加复杂。

  据悉,当前北京平谷、房山、门头沟、大兴、延庆等多个法院与天津、河北等地多家法院签订合作协议,建立起长效工作机制。杨越说,2018年,将进一步推进京津冀执行协作,推动执行办案系统的对接,实现视频会商系统对接,实现三地办案的“同城效应”。

  此外,2018年北京法院系统还计划打造有特色有亮点的司法网络拍卖,出台全市法院网络拍卖实施细则,并每月通报全市法院网拍情况,不定期检查各院网拍平台,提升全市法院网络司法拍卖率。